?
 首页
用户登陆:  密码:   快速注册  
分站: 中国西部煤炭网  华北站  西北站  西南站  华中站 | 东北站 | 校友录 | 回音壁
 首  页  煤炭大发北京极速快三  政策法规  大发北京极速快三写作  技术论文  项目合作  文秘天地  矿山安全  事故案例  煤市分析  煤价行情  煤炭供求  物资调剂  矿山机电    

任少华:故乡的春天

中国煤炭大发北京极速快三网 2019/4/18 14:31:52    散文荟萃
    离开故乡已经快三十年了,可离开愈久,对故乡的思念愈多愈烈。夜深人静的时候,百无聊赖的时候,就常常想起故乡。故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长大成人的地方,是父母长眠的地方。近年来,随着年龄的增加,对故乡的思念愈发强烈。故乡的一草一木,故乡的四季风景,故乡的儿时伙伴,都常常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的故乡在乌兰察布草原南缘的半农半牧区,南离山西大同不到一百公里,西邻呼和浩特也不到一百公里。我所在的村子,四周是丘陵,目之所及,周围有十几个村庄,有的依山线而建,有的傍公路而聚,京包铁路在我居住的村子北边三四公里的地方东西穿过,据说是京包铁路的最高段。在村头北边就能看到火车费力地喘着粗气,由一个山口爬出来由东向西开去,车头冒出的浓烟拉的长长的,很像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的头发向后散开来,因为是上坡路,如果又是货车,通常由两个车头带着,爬得很缓慢,如果是由西向东开来,火车速度很快,一转眼就钻入山口,后面的车厢像大蛇甩尾,一摆就很快不见了。在目之所及的这段铁路后面,有一座圆圆的山茆,山茆下盖有两排砖房,这是一个小站,我们那里的人叫它半路工区,上下的慢车都在这里停留两分钟,向西可到呼和浩特、包头,直至兰州,向东可到北京,据大人们说,这里到北京也只有450公里,可那个时候,不要说到北京了,就是到只有25公里外的县城也是奢望。我的村子西边不到三里地,是一条砂石公路,向南通往凉城、山西,向北通往地区所在地集宁。我居住的村子,有五六十户人家,都是老实本分的庄户人。村子是在一片比较开阔且低洼的平地上,村口东西南北都有通向其他村子的土路,能走开马车,拖拉机。在村子向四下望,能看到几重青岚雾罩的远山。向东经过另一个村子就是“东山”,沿“东山”有一条南北走向的山梁,大人小孩就叫它大梁山,向南就是 “南山”,“南山”的西侧有一个比较尖的小山茆,我们叫它“囫囵峪”,向西也是“山”,但没有记住叫什么名字。其实,这些“山”都是不能叫“山”的,因为没有哪座“山”相对高度有超过两百米的,只是小时候,没有去过远处,没见过真正的大山,那些“山茆”阻挡了视线,因此就把这些山茆叫做“山”了。尽管这些“山”并不雄伟、险峻,但却是我十八九岁以前,每天都要看到的风景,因此,至今感到我村子四周的“山茆”是最美的“山”了。因为我居住的村子是在一个既不靠山,也没有阻隔的中心地带,距离别的村子都很近,大人们大都认识。村子的北边是一片未开发的草地,大概有几万亩,草地北边是一个很大的村子,有上千户人家,有十个生产小队,一个生产大队,是当时的公社所在地,这个村子有医院,有学校。小时候听大人们说,这个村子有九省十三县的人,人比较杂,也比较厉害,所以尽管离得不远,可自己从来不敢去那个“大地方”的村子去玩,直到上学,有小伙伴相跟才敢到这里的学校去。
    印象中,我的家乡四季分明。每一个季节都有美景,都有说不完的趣事新鲜事,至今记忆犹新,想起了依然激动。
    故乡的春天对我们小孩子是有魅力的。记忆中,春天是随着井口冰的融化开始的。老年人有一个顺口溜,叫三九四九,牙门(意思是开个门缝)叫狗,五九消井口,春打六九头,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九又一九,犁牛遍地走。实际上,过了春节之后,天气就一天天暖和了起来了,最明显的是井台上的积冰在悄悄融化,——一个冬天井台上积了厚厚的冰,井口也就变得小而滑溜,所以冬天上井台提水是很危险的,一般都是大人的事。过了春节一个多月,不注意的某一天,忽然井台上的冰就开始融化,水流在井台四周肆意流淌,我们小孩子就有了玩水的机会,从家里拿出火铲,铲来浮土,围起一汪又一汪的“水库”,等“水库”的水放不下了,就开个口子,“水库”中的水便一泻而下,一群小孩吵着闹着,把水再引到下一个“水库”,乐此不疲。直到谁家的大人生火做饭时找不到火铲,出来喊着谁的名字了,一群小孩才一哄而散。
    因为天气暖和了,人们都感到了春天的气息。大人们或大孩子就绑个风筝来放,远远就能看见,当时想象那风筝不知能飞多高,也不懂风筝为什么就能飞起来。只是感到放风筝无比神秘,又有一种探究的心思,我们几个小伙伴研究了又研究,总想尝试一下。于是,大家动手,有找放风筝的线的,有从家里偷出面粉打浆糊的,有找书纸的,有找麻杆的,最难的是如何绑一个风筝的骨架,我们曾尝试过五角形、六角形的,糊了纸,一面扁平,一面鼓突,用几条细线在扁平的那一头拉住,然后再用长线把几条细线连起来。万事俱备,迫不及待赶快到野地里试放,由一个跑得快的举着风筝迎风在前边跑,跑着跑着,两手把住把风筝向上顺势一扔,拉线的赶快扯紧,有时候风筝就真能飞起来,这时拉线的必须快跑,手中必须能感觉到风筝硬要挣脱的力量,一旦跑不动了,手一松,风筝就会一头栽下来,根本就没有让人反应的时间。再看看远处别的村的风筝,几乎停在天上,一动不动,小得快要看不见了,而那个牵线的人却不知在何处,大家羡慕得不得了。去请教大人们,大人们说,你们的风筝没有风斗,兜不住风,所以容易掉下来。于是,大家又在风筝的扁平一侧粘上一个风斗。再去放飞,可大多数时候,坚持不了多久,风筝依然会掉下来。有时候,也想着别村的风筝能掉一个到我们村子,好看看人家是怎么扎的,可终究没有等到。
    放风筝没几天,说不定某一天,没有一丝云彩的天空就突然出现了一群又一群的大雁,嘎咕嘎咕叫着,飞得非常高,一圈一圈地在天上慢慢盘旋,我们一群小孩子在猜测,那雁到底飞得探到了云彩没有,可惜天上没有云彩,没法比较。有的伙伴就跑回家去,把大雁来了的消息告诉妈妈或奶奶。我去问奶奶,奶奶告诉我,大雁是很高贵有灵性的鸟,它们都是成群结队的,一般在有水的地方生活,没有水的地方很难看到有大雁落下来。大雁很重视家庭,一个家庭有一只母雁一只公雁,每年天气暖和了,它们就会回到北方生儿育女,到天冷了就会领着小雁飞向南方过冬,再回到北方的时候,小雁已经长大了,它们已经融入到了雁的大集体。一个雁的家庭,如果有一只母雁或公雁不在了,另一只就会很伤心,不再找别的配偶,往往忧郁而死,比现在的人都忠贞,所以人们不可欺害它们。
    在大雁来的那些天,田地里就有了耙地的犍牛,一个大人站在耙上,前面是两个犍牛拉套,耙地的人双手托在两只牛的屁股后座上,哒哒唻唻,指挥着磨磨蹭蹭的两头牛快走。耙地的目的是把田野里的土块坷垃破碎,把前一年地里的庄稼茬子翻出来,所以每隔一段时间,耙地的把式都要把耙上聚拢的柴草卸下来,有时候,就点火烧了做肥料,有时候收工的时候背回家去当柴烧。可大多数情况下,这些柴火早被一群孩子抱回家了,抱几次,做一顿饭的柴火就够了,烧起来又好烧,又能暖炕,所以捡拾耙地的柴草,往往能博得大人的夸赞。
    因为封冻的大地慢慢解冻,田地里潮湿的气味就弥漫了沟沟叉叉、山川村庄,闻闻就叫人从骨子里胸腔里感到血脉贲涨,莫名地亢奋。在农村长大的孩子,对这种气味有着一种特殊的敏感,特殊的喜爱。“山” 上的积雪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从玻璃窗户向外望,往往能看到悠悠的轻气在地面上升腾闪动,就像空灵透明的流水在闪光。
天气一天天暖和起来,出了门,往往能感觉到一股暖热气流从地下把自己托举起来。周围“山”的轮廓分明了起来。田野里的耕牛和人多了起来。大人们忙着在地里打坷垃、滤粪、送粪、整理田埂。每到这个时候,还有一件让全村人着迷猴急的大事,那就是分猪仔。那个时候,村里像中国所有农村一样,不容许社员搞副业,养一头猪,养几只鸡或兔就成了家里柴米油盐的重要来项。生产队养了四五头老母猪,每到正月,这些老母猪就下几十头猪仔,正月尽了,这些猪仔就分给社员。因为猪仔少,满足不了每家每户的需要,为公平起见,队里就采用抓阄的方式分配。看着猪仔一天天长大,社员们心里又高兴又着急,都想分得一头。我们那里人都叫正月里的猪仔为正猪娃,正月里抓得猪仔,到秋天长大了,卖到供销社,能卖几十块钱,是一个家庭很大的一笔收入。分猪仔的头一天晚上,队里把社员都召集到饲养院的大屋里开会,每个家庭通常是全家出动,男人们坐在饲养院的土炕上抽烟,女人们跨在炕沿边有的纳鞋底,有的闲唠嗑,孩子们则在人缝中钻来挤去,屋里烟雾缭绕,炕上嘁嘁喳喳,声高声低。有的家庭现场商量将由谁来抓阄,有的紧张得红头涨脸,跃跃欲试;有的则故意显出不慌不忙,胸有成竹,气定神闲,十拿九稳的样子;有的则与坐的近的交头接耳,想探探别人家到底由谁来抓阄;有的则不时说个笑话开个玩笑放松放松。其实谁心里都没底,并不轻松,屋里的空气多少有些紧张沉闷,仿佛一场大战在即。看屋里人来得差不多啦,队长就清清嗓子,高声喝问:都到齐了没有?满屋的大人小孩都响亮地回答:到齐了!队长不再问,站起来用手指着清点了人数,每家每户都要指到。完了,队长就从兜里先掏出两页白纸,裁成了火柴盒大小,由会计在每张纸上按照猪仔的数量和总的户数依次写了1号2号3号……,当然也有什么也不写的空号,然后当着大家的面揉成纸蛋蛋,团好了,队长伸手随便从谁的头上扯下一顶帽子来,把纸蛋蛋全部放在帽子里摇了又摇,又让大家看了,端到大伙面前,让大家依次捏一个纸蛋,队长的面前立刻就伸来多得数不清的手臂,队长只好赶快把帽子合了,从胳膊手的围困中钻出来,说,大家先坐好站好,轮着来,谁先谁后都一样,每人都能抓到一个,不见得先抓的就能抓到。大伙觉得队长说得在理,于是重新坐好站好,依次抓阄。拿了纸蛋蛋的人必须当着大伙的面展开看号,会计则拿了一个本子登记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那天爸妈让我抓阄,使命在肩,我把手擦了又擦,紧张得手心都出汗了,我闭着眼睛伸手捏了一个,展开看了是个2号,爸妈高兴坏了,当即夸我手气好,旁边的许多叔叔婶子大娘向我投来了艳羡的目光,甚至有的当场夸赞我将来会有出息,我则像立了功一样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替父母办了一件了不起的大事。回到家,爸妈高兴地盘算了半宿,说是把猪养大,今年的布票就不愁花了,秋天里每人可做一身新衣裳。我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家的猪长得膘肥体壮,爸妈正赶着去供销社卖猪,头上的太阳咪咪笑着。第二天一大早,就在现场分猪仔,饲养员在头天抓阄之前就给猪仔编好了号。我眼尖早就看到了一只长得胖乎乎的小猪脖子上挂着一个2号的纸牌牌。猪圈外,围了一圈分猪仔和看热闹的大人小孩。几头老母猪看到这么多人,警惕地在圈中转来转去,猪仔们则跟着母猪转圈。等一号猪仔抓走后,就轮到了我们家来挑选2号猪仔了。爸爸跳进猪圈,追了好久,终于在饲养员的帮助下抓住了2号猪仔。爸爸把猪仔抱在怀里紧紧按着不让它挣脱跑了,跳出猪圈径直向家中走去,我和母亲跟在后面。回到家中,母亲就迫不及待地冲了一小盆莜面糊糊让小猪吃,小猪惊魂未定,满地跑,母亲只好找来一根细麻绳把小猪栓在门限上,把莜面糊糊放到它能够得着的地方。爸妈和我关好门退出,暂且各干各的事去。等到中午回家,小猪竟然把莜面糊糊喝光了。母亲又精心给小猪准备吃的,没过几天他就毛光油亮,仿佛长了许多,它的家也挪到了猪窝,它已适应了一个新的住处,不再乱跑,母亲把小猪腿上的细麻绳解了,让它在院里自由活动,在温暖的阳光下,小猪吃饱喝足,满心欢喜,时不时就撒欢,而更多的时候则跟在母亲后面,希望能吃到好的吃食。小猪一天天长大,小猪成了我们一家人来钱的希望,得到了精心喂养。我也在外出时特别注意刚长出来的灰菜,长大后那将成为小猪的主要吃食,拔猪菜也即将成为我放学后的主要营生。
     随着气温的升高,田野上地埂边的向阳处就有了发芽的蒿头、红根根、辣麻麻和针尖一样的青草之类,也有刚长出来的灰菜、“猪耳朵”、还有咪咪菜。因为那个年代小孩没有零食,挖红根根,挖辣麻麻就成了小孩乐此不疲的正经营生。每人手中拿着一个小铲铲,到了地里就在地上四下里搜寻,要是谁发现了一根红根根辣麻麻,谁就会无比的欣喜,谁要是挖到了一根又粗又长的红根根辣麻麻,就要被当做英雄般追捧,让人羡慕。挖到红根根或辣麻麻的孩子总要显摆一下,把那根红根根或辣麻麻仔细捋顺,擦去泥土,然后送到嘴里,慢慢咀嚼,那样子像是吃到了“山珍海味”般有滋有味,目的是馋馋周围的小伙伴。其实红根根或辣麻麻并不好吃,只是在那个吃不饱饭的年代,凡能吃的,都会叫人流口水,何况又是春天里刚刚从地里长出来的“野味”。有些野菜是有毒不能吃的,妈妈多次给我说过,千万别乱吃挖到的东西,我胆子小,记住了妈妈的话,挖到什么都先让妈妈看了才吃。我的一个小伙伴,因为误吃了一种根茎类的野菜,中毒疯了一天,可把家人吓坏了,这个小伙伴因误吃野菜疯了一天的事件,给全村的孩子们上了一课,大人们就把孩子看得紧了,也告诉孩子们那样野菜能吃,那样不能吃,以后再没有出现过此类事件。
    没几天,村外草地上的草绿了,田埂上,野地里到处是绿草。刚刚长出的青草散发出一股清香,引得羊羔、大羊、牛马都不再吃干草,都想到草地上啃上一顿。我们小孩自然有了活干,那就是挖来新鲜青草喂兔子。那时每家每户几乎都养三五只兔子,长大了卖到供销社,可以换回油盐酱醋和孩子上学的学费书本费。有的人家养了十几只,专门盖有兔窝。兔子很能繁殖,一月一窝,大兔子下了小兔子,刚出窝,毛茸茸很逗人喜爱。记得有一种兔子叫“青紫蓝”,毛色清纯,长得很快,刚出窝的一对小兔就能买到三元钱,当时这是一个很大的数字,三四个月就能长到七八斤,一只兔子就可买到差不多六七元钱。因此,有头脑活泛的人家就养起了兔子,卖了补贴家用,成了生财之道,家中的针头线脑小来小去自然不用再愁。
    过了清明,大人们就在田里种小麦、种完小麦,就种山药(土豆)、莜麦、胡麻。田野里到处是人。当时为了丰产,村里每年都要种百八十亩锹铲小麦,因为垄子宽,下的种多,这些锹铲小麦就成了丰产田,到了秋天,每亩产量最高可上千斤。下种后,赶快把每一块田打磨平整,不使水分蒸发。新翻的土地黝黑发亮,蒸腾着热气,种子就在地下发芽。人们在春天里下种,就有了一种希望,这希望随着种子埋在土里就一点点长大。过不了几天,田野里小麦、莜麦出土,长出针尖一样的细芽,慢慢山药、胡麻也会出土,不知什么时候绿色便会铺满田野。这时燕子来了,在田野里院子里飞来飞去,捕食小虫,不经意间,你就会发现自家屋子的房檐下,有了燕子新做的窝,不久,就有了一窝小燕子探头探脑,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也有调皮的孩子,站在窗台上看小燕。小燕子的妈妈发现了,就在窝边飞来飞去,焦急地叫着驱赶不速之客。大人们告诉小孩,如果谁家房檐下有燕子做窝,谁家就会走好运,因此万万不能欺害燕子。
    清明前后,家家户户都要蒸寒燕儿。发上一盆白面,奶奶和母亲把白面揉成细条,撅成小块,然后搓成两头尖的寸把长面鱼,再用剪子在面鱼的大肚肚上剪出翅膀,捏出鸟头,上笼屉蒸了,起笼后,就着热气,给鸟点上红的眼睛,再在翅膀上点上红红绿绿,稍微凉一下,再把寒燕儿插在树枝上,别到房梁上,看去十分新鲜,家中就平添了几分生气与景致。捏寒燕儿是一种手艺,有的人家蒸出来惟妙惟肖,就像活的一样,有的则笨笨的,只是一个样子,不大像鸟。谁家的寒燕儿蒸得好,就说明谁家的女主人心灵手巧,是做细活的,女主人在外面就争得了脸面。我们小孩却不管寒燕儿蒸得好不好,关心的只是什么时间能吃。因为寒燕儿是用白面做成的,过了没两天,就老想着吃上几只,问问母亲,母亲说再等几天,过了几天,乘母亲不注意,赶快?下几支,拿了到外面偷吃,母亲也不再追问,等我们姊妹几个都在家的时候,母亲便让把寒燕儿拿下来,给我们分得吃了。
    庄稼刚刚长出来时是最需要下雨的。往往一场春雨就是一年的风调雨顺,一年的丰收在望。下雨前,往往闷热三两天,没有风,人人都感到衣服厚了,动一动就出汗。天慢慢阴了起来,空气中弥漫了一股潮湿的雨腥味,这气味像一个无形的大桶把人们紧紧箍了起来。大人们喜笑颜开,孩子们在大人面前疯跑,晚上,每家每户都早早关好猪窝、羊圈、鸡舍。吃罢晚饭,家里人就坐听着家里压电喇叭里播放的样板戏,听得烦了,就把喇叭线摘开,喇叭就不再出声。我们村有个叫和生的后生,上过中学,写得一手好字,还会吹拉弹唱。每当这时,和生就坐在院里开始笛子独奏,《扬鞭催马运粮忙》、《浏阳河》、《咱是公社好社员》一曲又一曲,悠扬的曲调响彻村子的每一个角落。因为村子不大,再加阴天密不透风,和生一个人的吹奏,全村人都能听到。大家听得如痴如醉,都夸赞和生有一下,不简单,将来肯定有出息。
    夜已深,天上再没有一颗星星,趴在玻璃窗看看,外面黑得什么也看不到,出门去“方便”,脸上就有了雨丝的凉意。和生的笛子独奏悠扬激越,笛声在村子上空飘荡,听得时间长了,这笛声,对我们小孩来说,就成了催眠曲,几曲听罢,瞌睡虫就爬上了心头,刚躺下,就悠然进入梦乡。我和奶奶睡在一起,半夜里,我被一阵紧似一阵的雨声惊醒,能听到房顶上噼里啪啦的巨大声响。奶奶在黑暗中坐着抽烟,烟锅里的红火一闪一闪。听得我动静,奶奶问:醒了?我说醒了。奶奶说,这是一场好雨呀,这是在下馍馍哩。听得奶奶说馍馍,我顿时睡意全无,脑海里忽然就有了大大的白生生的麦面馒头,肚子也空空地咕咕叫起来,仿佛闻到了馒头的香味,直咽口水。奶奶说,刚一下雨,她就醒了。我知道奶奶这肯定是高兴地睡不着觉了,这个时候不知有多少大人正在听着齐刷刷的雨声,在黑暗中憧憬着一年的丰收。雨没有停了的意思,一直在时缓时急地下着。
    天刚蒙蒙亮时,雨停了。早早起来,出得门去,院里街上到处是亮晃晃的积水。空气湿漉漉地带有一丝凉意。关在鸡舍里的公鸡依然在兴奋地打鸣,猪窝里的猪也凑热闹在哼哼。不过人还没有吃饭,谁也顾不上它们。街上人们在大声说话,都说这可下好了啊,下透了。人们的高兴无以表达,言语之间听得见无以掩饰的兴奋。因为下了雨,所以不能下地干活,人们并不急着吃饭,而是站在一起谈天说地,期盼着日后的风调雨顺。
    一夜雨水的洗刷,天空明净得一尘不染,远山近村仿佛都变成了新的。每一个村落都升腾着袅袅炊烟,大街小巷飘来了一股油炝葱花的香味。人们明白,有这一场春雨垫底,秋里十有八九就会大丰收。趁着不能下地干活儿,也为庆祝这场及时雨,稍微改善一下生活,狠狠吃一顿,也不算过分了。
   太阳升起来,田野里升起了一层薄雾。刚刚出苗不久的庄稼像是涂上了一层油,绿得逼人的眼,仿佛一夜之间就又长高了一大截。鸟雀可着劲地在叫,小孩子们背着书包上学去,一路蹦跳,溅起一路水花;一路歌声,压下了百灵鸟的歌唱。
    春雨过后,附近的山几天时间就都变绿了,村北的草地一片绿色,连成一片。离家不远的一条小溪,水量大增,上学时卷起裤腿,淌水才能过去,溪水咕咕流淌,清冽得能看得见水下的沙粒慢慢滑动,还有小鱼儿在水中摇头摆尾,快活地游动。
    田里能下得脚时,庄稼垄背上便有红牙甜苣探头探脑长出来。这甜苣是苦菜的一种,营养丰富,是那个时候农家的美味,刚长出来时,只能看到两个豆瓣大的红牙,顺着红牙向下挖,就会挖出它的根,这根白嫩白嫩,豆芽一般,又比豆芽长得长,如果不注意碰断,就有白白的液体流出来,乳汁般粘稠,这正是甜苣的营养精华。把甜苣挖回洗净,焯水后捞出,用油炝葱花拌起,放一点盐和醋,就是一盘上等凉菜。甜苣入口微苦,凉爽提气,不但好吃,还清热下火。现在在笔者生活的这个小城里,每到春天自由市场还会有卖的,十几块钱一斤。现在人们吃甜苣一是怀旧,一是防病。几十年前农村吃甜苣,是因为缺吃少穿,缺医少药,春天里人们火气旺,经常有毒疮疙瘩长出来,吃了甜苣,就是一味清热下火药,毒疮疙瘩瘤子就会远离你。
   踏着湿漉漉的土路,村里的老奶奶,小媳妇挎个竹篮,拿个小铲铲到田里挑甜苣去。我们小孩自然跟着去,这甜苣的根串着长,发现一颗就会发现一处,谁发现了就大声呼喊,那种欣喜就像发现了多了不起的宝贝,也有精明的孩子发现了也不啃声,一边快挖,一边看着周围,希望再发现一处。那时村里有看田的,从庄稼苗长出来,就不让随便进地,怕踩坏了庄稼。可在这个青黄不接的季节,挖甜苣是每家每户的一件大事,看田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不大管了,只是提醒不要踩了庄稼苗。当我挖回了一篮甜苣时,母亲大多会“改善”一下生活,总会捏一笼莜面窝窝,把甜苣与山药丝拌了,浇上油炝葱花醋咸汤,美美地吃一顿,至今想起来还香得咽唾沫。
    天气暖和了,家家户户打开了窗户,偶然有花大(蝴蝶)从窗户飞进来,屋里亮堂了许多,潮湿新鲜的空气扑面而来,让人感到神清气爽。院里和村外小树林的树长出叶子,榆树开始挂上了榆钱,不管谁家的榆树,掰下几支,大人们也不问,把榆钱摘下来,放到嘴里,慢慢咀嚼,一股清甜的香味沁人心脾。田野里的绿色一天比一天浓重。鸟雀响亮地叫着,村北草地上有一群群羊在吃草,远处的“山”轮廓分明,天上的白云有了边缘,一朵一朵飘着,在地上照下了巨大的影子。到了中午,村里便飘出了蒸莜面的浓浓的香味。这个时候,庄稼都已经出苗,人们可以短暂地歇息几天了。村里的小媳妇可以走走娘家,偶有卖针头线脑红红绿绿的货郎挑着扁担在村里穿梭,后面就跟了一大群小孩学着货郎的南腔北调怪声怪气地吆喝。谁家的母鸡下了蛋,呱呱叫着报喜。吃过饭,受靠了一个上午的人们有的就歇一会晌,打个盹。日子不甜不咸不稠不稀在人们的忙碌中很快过去,春天悄无声息偷偷溜走,只剩下人们一天又一天对好日子的期盼。

本网特约记者: 国家能源集团胜利能源公司 任少华      编 辑:肖平
本网站大发北京极速快三版权归中国煤炭大发北京极速快三网与作者共同所有。任何网络媒体或个人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中国煤炭大发北京极速快三网(www.cwestc.com)及其原创作者”。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站实名:中国煤炭大发北京极速快三网 中国煤炭资讯网
地址:重庆高新区陈家坪一城新界A栋3-3 邮编:400039
Email:
编辑部电话:(023)68178115、61560944
广告部电话:(023)68178780、13996236963、13883284332
编辑部:
业务合作:   QQ群:73436514
Loading...